耳东木子

你的眼睛里有星星

既然两人想法如此一致

那还等什么?

快去造人吧!

大半夜跑去挖坟

这个时候的霆哥超嫩超好看  少年气不能更可爱了!

因为是你(二)

何瀚感觉自己的头被重物击打了一下,之后便两眼一黑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
他是在一阵哭闹声中被吵醒的,破败阴冷的茅屋里满是跟李贺差不多大的孩子,每个孩子都是衣衫褴褛,脸上、身上有无数青紫和大大小小的伤口,令人触目惊心。


何瀚醒来以后的第一反应,却是寻找李贺的身影。他把整个屋子找遍,也没有找到李贺。他顿时方寸大乱,心里充满恐惧。


在他凶戾的父亲毒打他折磨他时,他也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恐惧,只有冰冷的恨意。可现在,他却是真真正正地在害怕。


他的身子止不住的发抖,牙齿也上下打架,眼睛红得吓人。他极力控制自己,让自己渐渐冷静下来。


聪明机智如何瀚,他很快便猜测到,这是之前从新闻上看到的,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。


那贺贺该不会…


这时,破旧的木门吱嘎一声响,一个肤色黝黑,脸上有一条从眼底延伸到嘴角的刀疤,十分吓人。他大声喊着:“再哭…再哭老子就割了你们的舌头!”


他粗哑的嗓音配着脸上狰狞的刀疤,倒是吓住了许多孩子,他们纷纷往墙角退去。只有何瀚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从容地打量眼前的男人。


“小小年纪,胆子倒是不小,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何瀚。”“以后你就跟着我了!”


“我弟弟在哪里?”“你说那个跟你一起的小孩?他生得那么好看,早被几个买家看中了。”

一阵不安感笼罩在何瀚心头,他一个箭步飞快冲出门外。贺贺,哥哥马上就来救你…

囚禁他们的,是一个废弃多年的院子,院子里有几间破败的茅屋。何瀚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找,每个屋子都上了锁,何瀚大力拍打屋门,“贺贺,你在里面吗?”破旧的木门落下一阵阵灰尘,不一会儿,俊美的脸上变得一块黑一块白,长长的睫毛上落满了灰尘。


他找了一间又一间屋子,一直找到最后一间,还是没有人回应。


何瀚转身离开的那一刻,十分微弱的声音传来:“哥哥,救我…”何瀚立马抡起地下的一块砖头,朝门上的铁锁砸去。一下,两下。



门锁终于掉了下来,何瀚眼看着就要把门推开了,却被人一脚踹倒,跌进门内。


有一双大脚踩在他背上、肚子上、腿上,他也感觉不到。他看着那个蹲在墙角,光着小脚一脸泪水的男孩,嘴角扯出一个笑容。


“贺贺别怕,哥哥来救你了。”


很快,他就在男人的拳打脚踢中渐渐失去了意识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和你一起看晚霞

傍晚散步的时候看到了炒鸡美腻的晚霞,只可惜当时没带手机,没能把这一幕定格下来。但是产生了一个脑洞。



陈伟霆正专心致志地刷微博,看着自己的表情包笑得合不拢嘴,突然,肩膀被人大力拍了一下,吓得他手里的手机差点摔到地上,他扁扁嘴“fongfong你又吓我!”


这已经是李易峰今天第三次一惊一乍了。


好不容易休次假,身边的人却对着手机傻笑,一想到这,李易峰拿手捏了捏陈伟霆的肚子。


“威廉,你快看窗外!”李易峰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,边用手拍打陈伟霆的肩膀大声叫喊着,活像个没长大的三岁小孩。


“哇塞,这也太美了!”陈伟霆也加入了智障儿童的行列。

一朵朵云彩镀着橙红色的光边,在云浪里飘荡,橙红色的光映入窗内,把整间屋子照得橙亮橙亮的。


橙红色的光芒映在李易峰脸上,这一刻,他仿佛是跌落人间的天使。陈伟霆看得如痴如醉。


他伏到李易峰耳边,“晚霞再美不及你眼眸的颜色。”
呼在耳边的热气吹得李易峰的耳朵痒痒的,恋人的情话暖得他心也痒痒的。


自从陈伟霆解除了国语封印,就从一个一口港普的傻白甜(并不!)成为了情话小王子。人送外号“陈撩撩”。


“竟然用我的歌词,你也太不要脸了吧!”李易峰耳尖通红,软绵绵的拳头一拳一拳捶打着陈伟霆的胸口。



原来,你才是我看过最美的风景。

因为是你(一)

“啪”
玻璃杯被人大力摔在地板上,应声而碎。


“不想在这个家呆就赶紧滚出去,别在这惹你妈生气!”


“她不是我妈。”


男人的手掌掐住他细嫩的脖子,将他按在墙上,他整张脸都憋得通红,眼里却没有丝毫恐惧,一双深沉的眸子里充满了恨意和愤怒,面上却是毫无表情,显露出这个年纪所不应有的沉静和隐忍。



男人大概是觉得累了,松开那双邪恶的大手。他的脖子上被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,好像下一秒就会渗出鲜血。


他从地上爬起,径直走向门外,不理会身后器物被摔碎的声音。


这是九岁的何瀚。






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五岁的李贺跟父母一起来到郊外放风筝。他一手揪着风筝线,一手拿着妈妈给他买的棒棒糖,一边吃一边玩,白净的巴掌脸上堆满了笑容。



李贺的父母正与偶遇的熟人聊天,一时并未顾及他。


他跟着风筝一直跑,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,风筝线从手中脱落,脱离了束缚的风筝在风中乱飞,最后挂在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。



李贺的手心被地下的石子硌出血来,可他没有哭,李贺是一个坚强的孩子。他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土,朝着那棵挂着风筝的大树,一步一步蹒跚地走去。



聪明的李贺很快发觉,以自己的能力无法爬到树上拿下风筝,他急得直跺脚。


这时,从树后走出了一个穿着一身运动衣的小哥哥。李贺想向他寻求帮助,耳边却响起了妈妈的话:“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说话。”

李贺想:“这么好看的小哥哥怎么会是坏人呢?”


何瀚看到一个小家伙朝自己走来,拽住了自己的袖子。“哥哥,我的风筝挂到树上了,你可以帮我拿下来吗?”奶声奶气还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传入何瀚耳中,那双大眼睛冲自己眨呀眨的。


何瀚不忍拒绝这个可爱的小家伙。“好啊,你在这等我。”伸出手,捏了捏小家伙的圆脸。软软的,滑滑的。


何瀚攀上树干,一步一步爬到了树顶,将挂在树枝上的风筝拿下来,又顺着树干滑下来,动作一气呵成。


李贺拍着小手,眼里满是崇拜。“哥哥,你好厉害啊!就像阿童木一样厉害!”


李贺从他手里接过风筝,“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“何瀚。”“我叫李贺,哥哥你一定要记住我,下次我再来找你玩。”“好。”


正在何瀚准备离开的时候,李贺又折了回来,他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,一张小脸上满是恐惧。“哥哥,我找不到爸爸妈妈了!”


“妈妈说,找不到她的时候,要乖乖呆在原地等,不能乱跑。可是…我自己好害怕啊!”“我陪你等。”

何瀚拉着他坐在树下等,李贺靠在何瀚怀里,手指在空中比划,“一只羊,两只羊…”带着哭腔的稚嫩声音让何瀚一阵心疼,何瀚轻轻地抚摸李贺的头。


可是李贺数到了一千只羊,也没等到妈妈,他小声抽泣着,躺在何瀚怀里睡着了。他脸上布满泪痕,何瀚从口袋里拿出手帕,一点一点帮他擦干。“妈妈…”李贺在睡梦中仍抽抽嗒嗒,小声呓语。


天渐渐黑了,周围的人越来越少,何瀚抱紧了怀中的人,警惕地瞪大眼睛,巡视四周。


黑暗中,有几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。

相依为命


老年霆×老年峰

--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,你们却能遇到彼此,许是冥冥之中,早已注定。

这是李易峰和陈伟霆在一起的第四十个年头。

李易峰感叹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啊!”

“李易峰先生,你是否愿意与你身边的这位男士结为伴侣?无论贫穷或是富有,无论健康或是疾病,都不离不弃,直到生命尽头。”

“我愿意。”“我也愿意。”

他们就这样紧紧牵着彼此的手,相互扶持,走过了四十年光阴。

从一开始公布恋情,不被大众看好,分手的传闻沸沸扬扬传了十几年。

到后来,他们终于等到了中国同性婚姻合法的那一天,人们不再戴着有色眼镜看他们,他们终于成为了彼此的合法伴侣。

见证他们爱情的是爱的小红本,照片里的两个男人笑得一脸灿烂,甜甜的酒窝正好凑一对。

让人们想到了一个词:般配。

李易峰四十岁生日那天,陈伟霆带了一个小男孩回家,圆圆的小脸,亮晶晶的大眼睛,像极了李易峰小时候。这是他们的儿子,是陈伟霆送给李易峰的生日礼物。

他们给他取名:陈礼。亦陈李。

他们只是一对平凡的恋人,他们也会吵架,也会闹矛盾,然后一方先道歉,两个人解开误会,又会重归于好。

陈伟霆的五十岁生日会,粉丝们在台下泣不成声,因为陈伟霆在1121这天退出娱乐圈。

他与李易峰奋斗了二十多年,终于一起站在了娱乐圈最顶端的位置,成为真正的super star。也印证了当年喜欢他们的人的那句话:霆峰成歌,并肩成王。

他对他最为珍视的女皇们说:“你们说的每一句话,我都记在心里。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陈伟霆永远陪伴着你们。”

第二天,李易峰也公开宣布退出娱乐圈。

属于陈伟霆和李易峰的辉煌时代永远不会结束。

终于拥有了空闲时间的两人,开始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在家人身边。在他们三十周年纪念日那天,他们完成了环球旅行。

看遍了沿途风景,经历了生离死别,他们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。

今年的纪念日,是全家人在一起过的。

李易峰唱一首哥哥张国荣的《春夏秋冬》,“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,点亮飘渺人生,我多么够运……”

五岁的孙子大喊:“峰爷爷你快看,霆爷爷哭了!”小孙子赶快去拿纸帮爷爷擦眼泪。

这时,两人相视一笑。

他们看向彼此的眼睛永远闪闪发光。


写个文自己哭的稀里哗啦……

无言守候

         文笔渣  微虐 
 

这时已是须发俱白的陵越喃喃:“已经过了九百年屠苏他…终于要回来了么?”
  

两行热泪,顺着他满是皱纹的脸颊上流下来,打湿了他花白的长髯。
 

陵越第一次见到屠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多久呢?九百年罢了。
 

榻上的少年醒来,两眼迷茫,问道:“我这是在哪里,你是谁?陵越耐心的回答:“这是在天墉城,是师尊带你回来的,以后我就是你师兄啦,屠苏抬起头来,笑得眼睛弯弯,用童稚的,软绵绵的声音叫了声,“师兄!”
 

谁知这两个字竟牵绊陵越一生。
 

自从师尊带屠苏回天墉城以来,他一直陪在屠苏身边,照料他的生活,教他练功,陪他练剑,他只当这是自己作为师兄的本分。
 

他曾以为他和他的小师弟会一辈子相依为命。
 

旁人都道屠苏是妖怪,可陵越知道他的小师弟怎么会是妖怪,他只是与常人不同,比较内敛,不善于与人交往罢了。
 

直到那个蓝衣女子的出现,打破了这看似平静的生活。
 

她生得一双黑亮黑亮、水汪汪的大眼睛,她有一头乌黑的及腰长发。
 

她唤屠苏“苏苏”她似一束温暖的阳光,照亮了屠苏的整个世界。这般活泼明媚的女子,横冲直撞地闯入了屠苏的心房。
 

而陵越,却被独自遗忘在一个黑暗阴冷的角落。
 

陵越发现,屠苏脸上的笑容渐渐多起来,待人也不似从前那般冷漠疏离。这不是陵越的小师弟了,不是那个只会依赖陵越的小师弟了。
 

屠苏再也不是陵越一个人的屠苏了。
 

后来发生了诸多灾祸,屠苏不得不下山避祸,陵越再也无法护他周全。

当屠苏被焚寂煞气所控制,陵越也毫无畏惧,他只希望他的小师弟快点清醒过来,他也相信,屠苏是这世上最纯真善良的人。
 

“屠苏你为何执剑?”“为了保护身边所爱之人!”那你所爱之人,是我吗?
 

他不在乎什么天下苍生,不在乎什么邪魔正道,他只在乎他的屠苏。
 

他知自己痴心妄想,他亦知自己违背伦理,罪该万死。但他心甘情愿。
 

在屠苏即将魂飞魄散之时,陪伴在他身边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。他们约定:“苏苏,如果有来生,你一定要记得我!”那你还会记得我吗…
 

他回到了桃花谷,这是晴雪和屠苏的“苏苏谷”,这里的桃花是他们一起种下的,这里的一切,都与陵越无关。
 

桃花深处,有一间小木屋,他缓步走进屋内,窗边的桃木桌上放着一对泥人,是屠苏生前亲手做的。桌上刻着: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 

他抬起头,看着墙上挂的铜镜,上面映着的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脸,皱纹的纹路里满是泪水。
 

“师弟,你这一生,得一挚爱,当是无憾了罢!”
 

“我这一生,只当是痴心错付了…”

铁木真X陈三六

短小的一篇  雷点巨多  私设多如狗 慎入

他看着怀里这个睡得极香的男孩儿,这个乖得连呼吸都极其轻微的小猫,顿时觉得自己所谓的宏图壮志都不重要了。

他只想一直一直陪在这个男孩身边,给他温暖的怀抱。

这样想着,他便温柔地用手去抚摸男孩黑亮飘逸的长发,在男孩额前落下一个吻。

这是旁人从未见过的成吉思汗。

与一向叱咤风云的成吉思汗不同,当他望向他的男孩时,他的目光温柔似水,眼角带着浅浅笑意,眼底是藏不住的满满爱意与宠溺。

这个男孩永远是他唯一的软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刚来lof的新人,文笔渣,请多多担待,谢谢!